《家庭教育促进法》审议通过 设置“预防”变相营利家庭补课条款

  原标题:《家庭教育促进法》审议通过 设置“预防”变相营利家庭补课条款

  本报记者 裴昱 北京报道

  教育改革的涵盖面与纵深度正在逐渐扩大并得到强化。在“双减政策”得以厉行并收到较大成效的背景下,事关教育的另一个重要领域——家庭教育,也以立法的形式迎来规范,10月23日,《家庭教育促进法》经由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表决通过。

  《家庭教育促进法》与当下厉行的双减政策多有呼应。《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该法律中,涉及了举办家庭教育指导机构的多项条款。这被视为“双减政策”下,“学校以外,家庭以内”的重要法律规范,在一定程度上,对于“双减”之后,被不少机构考虑的“家庭教育服务”业务方向,将产生重大影响。

  “我们最近在看几个教育培训类的项目,一类是素质教育类的,比如体育、绘画的校外培训,另一类就是家庭教育指导类的,双减政策下,我们对教育类的投资已经非常谨慎,《家庭教育促进法》出台后,后一类机构,我们确定不投资了。”一位专门从事天使轮投资的机构投资人告诉记者。

  他表示,双减政策实施以来,他们先是暂停了对所投教育培训类机构的投资,“新项目一律不看、不投”,另一方面,对存量被投企业进行分类,非学科类的教育机构可以视情况完成投资,与此同时,与被投企业一起“对表”,即对比被投机构与双减政策、相关法律法规,对于不合规或有不合规可能性的项目,一律列入清理类别。

  而在此次审议通过的《家庭教育促进法》当中,对于设立举办家庭教育指导机构的相关事宜做出了规定。这让这家天使投资机构明确,“不看家庭教育培训机构的项目”,而且已经做出判断,这个领域不可能进行资本化、商业化的运营。

  一位前教育培训机构的创始人向记者指出了其间的若干关键条款,即第三十一条和第三十六条。他认为,这两条基本“封死”了以变相方式,在家庭中举办营利性补课的所有空间,同时也封死了这个领域进行商业化运营的空间。

  《家庭教育促进法》第三十一条规定,家庭教育指导机构开展家庭教育指导服务活动,不得组织或者变相组织营利性教育培训。

  “双减政策刚出来的时候,业内半开玩笑地讨论过,是不是连锁家教业务可以发展一下,搞个家教平台,然后抽成的这种商业模式,但这真的只是开个玩笑,大家疏解一下当时的压力,毕竟没人会顶风作案,现在看看《家庭教育促进法》,幸亏没做这个尝试。”前述前培训机构的创始人说,“一个营利性就把空间封死了。”

  他认为,《家庭教育促进法》的第三十一条,就是在“预防”这种变相将营利性的补课推进家庭的可能,以法律的形式,将这个潜在的“缓冲地带”规范起来,所以,以机构的方式整体化、商业化在这个领域运行,已经没有可能。

  在此之前,北京市监管部门已经对类似补课行为有查处的案例。8月9日,北京市教委通报了龚某娜在北京市平谷区1号院22号楼华联咖啡店,无办学资质擅自组织学科培训的违规案例。而在全国范围内,亦有其他省市,对此类及其类似的补课行为进行查处。

  与此同时,《家庭教育促进法》第三十六条规定,自然人、法人和非法人组织可以依法设立非营利性家庭教育服务机构。

  “我们研究认为,这一条款是和双减政策呼应的,是一脉相承下来的,关键在于‘设立非营利性’这个表述,非营利性机构就不能分红,更不可能上市进行资本运作,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不可能再投资这个领域。”前述天使投资机构的投资人告诉记者。

  在此之前,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已经被要求统一登记为非营利性机构,并且主管和监管部门都已明确态度,在完成“营转非”之前,学科类培训机构不得进行招生。2021年9月7日,教育部会同民政部、市场监管总局印发通知,就将面向义务教育阶段学生的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统一登记为非营利性机构工作进行部署。

  这份通知要求,2021年底前完成面向义务教育阶段学生的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统一登记为非营利性机构的行政审批及法人登记工作,培训机构在完成非营利性机构登记前,应暂停招生及收费行为。

  与此同时,线上学科类培训机构,也将由备案制改为审批制,与上述政策相一致,线上培训机构也被要求进行“营转非”。“所以,从这个角度看,各个领域的政策口径是要取齐的,不大可能留出什么口子。”前述前培训机构的创始人告诉记者。

  这与《家庭教育促进法》的立法总原则相关。记者注意到,《家庭教育促进法》提及,未成年人的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应当合理安排未成年人学习、休息、娱乐和体育锻炼的时间,避免加重未成年人学习负担,预防未成年人沉迷网络。

  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社会法室主任郭林茂接受央视记者采访时强调,这是此次立法的一大亮点,其旨在“改变家庭只是学生课堂的延伸、家长只是学校老师助理的状况,彰显家庭教育的重要地位和作用,将家庭教育从学校教育的附庸地位解放出来,真正实现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相互配合”。

  《家庭教育促进法》对于家庭教育指导机构的监管也已经明确,其同样是在第三十六条规定,教育、民政、卫生健康、市场监督管理等有关部门应当在各自职责范围内,依法对家庭教育服务机构及从业人员进行指导和监督。

  同时,第三十六条还规定了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及有关部门可以采取政府补贴、奖励激励、购买服务等扶持措施,培育家庭教育服务机构。

  “教育领域商业化、资本化的停止是大势所趋,所以,不要认为会有特定的领域,可以避开这一趋势,趋势之所以是趋势,就是所有的领域都最终受到约束,最终都是平等的。”前述前教育培训机构的创始人向记者表示,这应该是现在这个行业从业者需要认清的最重要的问题。

Related Posts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